昂伯氏征(romberg征中文名)

中医 2021-05-03 01:08 13

父亲很骄傲,但临死前对儿子说:别把我当硬骨头学,儿子死的很惨

东晋著名学者嵇康被谢婉列为八圣之一。袁弘在《名士传》年还称嵇康等七人为“竹名人”。

黄初,魏文帝五年,嵇康出身名门,是曹操的侄孙女婿。曹操虽然死得早,但威慑力还是有的。如果说嵇康凭借曹伯业的影响力混官场,获得显赫的地位,过上奢华的生活,可以说这是小菜一碟。然而,嵇康非常“叛逆”地选择了另一条路。

嵇康和其他鄙视当局的人组成了一个小组织。他们不仅没有进入官位,而且没有依靠曹伯业的影响。他们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开了一家“铁匠铺”,开始了个体经营。靠自己吃饭的男人太多了。做个体户是可以理解的。一切靠自己,自由自在。为什么不可以?

但是,当时做个体户并不容易。无论什么样的个体户,都要有“保护伞”撑腰。其他小商人梦想爬上高高的树枝,和其中一个强人上网。但是,嵇康并不认同他们。连当地的“保护伞”都来找嵇康避难,嵇康并不领情。

洛阳有个高官叫钟会。他听说嵇康要做小生意,就特意带了人来加入。而且,他还不得不在自己的铁匠铺挂上“国家重在企业”的大招牌,甚至答应给他一系列优惠政策。可是嵇康撅着嘴不肯收,让钟很没面子。

如果嵇康还是一张臭脸,什么都不说,事情就不会变得更糟。

然而,嵇康对钟会嗤之以鼻。钟会刚要离开,嵇康说:“你听到了什么,看到了什么?”钟会在他滚烫的脸上抹了一把冰冷的屁股,听完嵇康冰冷的话,他回答说:“听到了,听到了,就看到了,看到了。”我得罪了钟会的嵇康,从而为我的未来埋下了致命的隐患。

当时朝廷提倡“忠孝”二字,但嵇康从来不承认自己政权的合法性,经常发表不恰当的言论,经常与朝廷发生矛盾。

嵇康好朋友鲁安的妻子徐被鲁安的哥哥鲁迅玷污,鲁安愤恨地想起诉鲁迅。嵇康与鲁迅、鲁安兄弟有交往,为了保全家族名誉,劝鲁安不要暴露家族的丑恶。但是鲁迅怕报复,就抢先指责鲁安不孝,最后鲁安被政府逮捕。

嵇康得知此事后非常生气,为鲁安作证,激怒了司马昭。之后嵇康也讲过,但是讲得太过分了。

所以,钟会知道了这件事,趁机举报。最后,嵇康以“谋反”的名义被捕,秋后斩首。被送上刑场的嵇康,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也高昂着头。他让刽子手给他一架钢琴,坐在刑场上像往常一样弹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当子弹打完,他的生命就结束了。

像嵇康这样一个铁杆、有抱负的人,理应对儿子进行一些“道德教育”。但让人不解的是,嵇康在行刑前写了一篇违背其志向的文章《家诫》。嵇康在《家诫》中对儿子嵇绍说:永远不要做像自己一样的硬骨头。

总而言之:

以后不要嚣张,不要装英雄,不要装硬汉;

领导送人,你就要往前走,千万不要跟着领导的屁股走。不然领导穿小鞋,肯定有人说你在背后教;

出去吃饭的时候,遇到别人喝醉了,互相争吵,不参与,远离;

别人劝你喝酒,即使你喝不下,你也要做出样子,文明地举杯。

这是因为嵇康动摇了他的人生抱负吗?你后悔自己的冲动吗?事实并非如此。当儿子走进死胡同时,这是父亲对他最大的关怀。他不想让嵇绍活成第二个自己。他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个“听话的公民”,遵守现在的规则,平静地生活一辈子。

最起码不能像自己一样被朝廷视为异类。

可以说,几乎所有的父亲都会在儿子的未来面前妥协,违背自己的志向,屈服于自己讨厌的现实。而嵇康会忏悔吗?绝对不行!不然你为什么来绝色《广陵散》?

嵇绍真的听从了父亲的教导,全心全意地为司马家服务。嵇绍入朝后,忠于他的皇帝是金惠帝。听到癞蛤蟆的叫声后,他问其他人:“是公的还是私的?”愚蠢的皇帝。嵇绍对金氏有多忠诚?我们不妨拿嵇康做个比较。嵇康是多么叛逆,嵇绍是多么忠诚。

河间王在叛乱中加入成都王兴兵,晋惠帝用亲征与成都王叔作战。

金惠帝的战斗水平不怎么样。被成都王打败,随行武将四散,连侍卫都跑了。这时,只有嵇绍和皇帝在一起。面对铺天盖地的箭,嵇绍站在皇帝面前,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金惠帝的生命。

嵇康死于朝廷之手,其子却为朝廷而死。说到这,父子俩虽然选择了不通的道路,但都是因为野心而死。嵇康想给儿子铺一条平安稳定的路,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嵇绍也是个难缠的人,迟早会和父亲达成同样的目标,走上“为伟大事业献身”的老路。

参考文献:

【 《晋书卷四十九列传第十九》 、 《资治通鉴卷第七十八魏纪十》 】

赵青娟